中文版 | English| OA入口
首页 -> 精神文明 -> 传媒报道
  • 老挝力推“联通中国”战略 民众感谢中国建致富路

  • 2014/01/02  
  • 老挝与中国“互联互通”的道路设想图

    老挝纳堆至巴孟公路北段为当地民众带来了富裕生活。孙广勇 摄

    【环球时报赴老挝特派记者 孙广勇 于景浩】“中国公司修建的这条路是我们的致富路,现在很多人靠着这条公路跑运输发家致富”,开了18年货车的老挝司机汶叻对《环球时报》记者感激地说。这条被老挝司机称为“老挝高速公路”的道路,从老挝北部重要枢纽乌多姆赛到老中边境城镇那堆,是中国无偿援助老挝的一条公路。9月3日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上,中国宣布力争在2020年使双边贸易额提高到1万亿美元,双方在道路运输以及能源电信等基础设施方面的互联互通被认为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日前,《环球时报》记者沿着老挝主要公路采访,发现当地民众已经或期待从“联通中国”的道路获益。老挝投资计划部部长助理维吉对记者说,“与中国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可以加强双方在经贸、人员、文化上的往来,来往多了,不仅贸易繁荣、经济发展,而且彼此理解增多,联系更加紧密,双方关系将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变内陆为联通的过境战略”

    在飞往老挝乌多姆赛的飞机上,《环球时报》记者巧遇老挝交通部长宋玛,他是专程前往13号公路视察泥石流和道路塌方情况的。宋玛无奈地说:“每到雨季,交通部就为保障道路通畅忙得焦头烂额,老挝低等级的道路受塌方等影响太严重了,中国为帮助老挝发展道路做了很多贡献。但由于基础落后,老挝道路迫切需要更大投入和发展。”

    乌多姆赛是老挝北部的交通枢纽,向北100公里可到中老边界,向南500多公里可到首都万象,向西南通往泰国难府,向东北通往越南奠边府。但在乌多姆赛往南到巴孟的道路上,记者看到路面坑洼不平,大坑连着小坑。“一般的小轿车开进坑就再也出不来。只有越野车和大货车勉强能通过。”一名当地司机告诉记者。由于正值老挝的雨季,许多路段不时能看到塌方体以及山石滚落在路面。由于通行缓慢,拥堵的车辆有数公里长。老挝货车司机汶叻指着车上的煤气炉和锅碗瓢盆告诉记者,“从乌多姆赛到巴孟这段路是13号公路北段最难走的一段,80公里的路程即使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小车需4个小时、大货车需要10个小时。如果赶上雨季,堵上几天都有可能,所以每辆货车都有做饭的家什。”他说,在这条线上跑的所有司机都期待13号公路能修成更高等级。

    货车司机们所期待的高等级13号公路,也是交通部长宋玛所期待的,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13号公路能够全线贯通,将能实现万象、万荣、琅勃拉邦、乌多姆赛到中国边界货物和人员运输的极大便利,从而为老挝的农产品出口找到通道,并极大促进两国的人员往来、货物运输、经济合作。”

    宋玛指着地图与记者聊起了老挝的道路情况和远景规划:“作为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家,虽然在各方面不占优势,但老挝有一个‘变内陆为联通的过境战略’,就是通过发展公路交通,把南北的中国和泰国、柬埔寨连接起来,把东西的越南和缅甸连接起来,并进一步通往更广阔的区域。这样,位于中心的老挝,不仅可以从交通运输上获得好处,而且通过互联互通,还可以更好地融入国际,促进老挝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他说,“老挝通往中国的道路尤其重要,作为中国的邻国,老挝有三个省与中国相邻,联通中国的公路交通发展了,在中国经济的带动下,老挝可以迅速发展。目前,老挝通往中国的两条大动脉就是13号公路和昆曼公路,这两条路你应该都去看一看。”

    “亚洲公路网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段”

    按照宋玛的指点,记者首先沿着13号公路从乌多姆赛向北到达纳堆,接着前往中老边界的磨丁,然后再返回纳堆,沿昆曼公路南下,前往老泰边界的会晒,体验两条交通动脉的情况。

    在磨丁,记者看到“磨丁国际口岸”检查站十分醒目。虽然是雨季,但记者看到各种车辆不停地驶过检查站,大货车满载着农产品、日用品、机械设备等前往老挝或者中国。磨丁海关副关长塔萨米告诉记者:“平均每月有1300辆小汽车和800辆大货车进入磨丁,然后在纳堆分流,一部分沿13号公路南下,一部分沿昆曼公路向泰国方向行进。”

    昆曼公路2008年开通,起始于云南昆明,经云南勐腊县磨憨口岸进入老挝,止于泰国首都曼谷,全长约1800公里,是亚洲3号公路的一部分,被亚洲开发银行称为“亚洲公路网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段”和“南北经济走廊”。昆曼公路老挝段约229公里,很多路段需要穿过高山、峡谷。记者从磨丁出发,向西南沿着昆曼公路行驶,看到路面有六七米宽,拐弯处还特意扩大了路基宽度,一些曾被损坏的路段也都修复完好,汽车行驶起来很平稳。近几年,昆曼公路老挝沿线的城镇获得发展,南塔、会晒等城市逐步富裕起来,跑在路面上的老挝皮卡车、拖拉机、摩托车明显增多。在南塔酒店的当地商人告诉记者,“昆曼公路修通后出行比以前方便多了,来南塔旅游的中国游客也多起来,目前酒店已经扩建到30多间客房,每间20美元,收入不错。”南塔省旅游局长蓬萨瓦告诉记者,每年来到南塔省的25万游客中,有75%通过昆曼公路进入,其中的中国游客达80%。

    与东南亚多数国家一样,地处中南半岛腹地的老挝是一个多山国家。而且作为纯内陆国家,交通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近几年,老挝经济发展迅速,道路上运送货物的大货车数量增多,但落后的交通设施,严重影响了该国经济发展。老挝投资计划部部长助理维吉·信达翁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老挝物产丰富,有丰富的旅游、水利、森林和矿产资源,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没有东西,而是生产出来的东西很难运出去。”

    沿着昆曼公路行驶4个多小时后,记者来到老泰边界城市会晒。数百米宽的湄公河在这里把老挝和泰国相隔开来,河对岸就是泰国的边境小城清孔。记者来到位于湄公河畔的会晒码头,不仅老挝和泰国民众往来要全靠小船摆渡,连几十吨的大货车也得靠渡船过河。简易码头上道路泥泞,路上还垫着大石块。一辆大货车缓慢地朝着渡船驶去,但油箱被卡在大石头上动弹不得,司机披奇无奈地对记者说:“等驳船就费了几个小时,这又被石头卡住,我从几百公里外的南邦开到这里才几个小时,而渡河也要花几个小时,等清孔-会晒大桥开通了,再也不愿乘驳船。”

    披奇所说的清孔-会晒大桥,由中国、泰国出资建设,将解决昆曼公路运输的最后一个瓶颈。大桥开通后,从昆明到曼谷1800多公里的道路完全联通,各种车辆可以一路畅通地跨过湄公河,直抵曼谷。“这座大桥将于今年10月开通”,负责该项目的中铁五局项目经理谢冠煌肯定地答复《环球时报》记者。

    一直期盼这一消息的会晒附近居民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十分兴奋。在大桥附近开小商铺的一名当地老板说,“我们都期待着这一天,可以过桥去泰国购物”,他“准备把店铺扩大一倍,希望收入也增加一倍”。

    老挝交通部规划合作司司长玛卡蓬告诉本报记者:“除了南北通道的连接外,老挝也在推进东西通道的建设,形成网络后,老挝还希望建设高速公路,首先是沿13号公路的万荣至万象段,然后沿13号公路向北一直修到老中边界。中老铁路也是老挝全国上下十分期待的项目,该项目将进一步加强老中之间,以及东盟与中国之间的互联互通。”老挝交通部长宋玛说,“那时候,不仅联通了中国、老挝、泰国,还将为整个亚洲地区的道路运输提供便利,也是老挝联通中国战略的具体体现。”

    “感谢中国帮我们修建致富路”

    实际上,在不少东盟国家,许多道路都是在中国的帮助下建成的。老挝乌多姆赛至纳堆公路就是由云南阳光道桥公司修建的。该公司董事长荀家政告诉记者,老挝北部公路很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援助修建的。由于年久失修,许多道路破损严重,中国援老公路工程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目前该段公路北段,即纳堆至乌多姆赛段已经完工,今年交给老方管理。南段乌多姆赛至巴孟段80公里公路工程将于今年年底前开工。

    提起中国援建的公路,老挝司机都对记者竖起大拇指。大货车司机坎赛说:“我们都称这段公路是老挝的高速公路,这段路修得比万象的公路都要好,同样80公里路程很快就到了。”在纳堆至乌多姆赛公路沿线的几个村寨,村民们对公路修建赞不绝口。昂纽村村民告诉记者,公路修建时,遇到需要拆迁,或者征用土地的情况,百姓们都积极支持,因为公路修好后,村民生产的农产品可以更方便地运出去了。村民颂苯说,“玉米再也不怕烂到地里了,光去年卖玉米的收入就有2000万基普(老挝货币,1美元合8000基普)”。靠着这些收入,他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家里还买了摩托车、电视机。

    负责该段道路施工的中方项目经理廖志红告诉记者,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十分重视同当地民众搞好关系,给当地工人提供技术培训,聘用当地劳务人员,先后雇了近500名老挝工人。这些老挝工人的日工资约8万基普,是当地平均工资的两倍多。不少老挝工人说,“跟中国公司做事,不但能按时领到钱,还能学到施工技术,以后谋生更容易。”

    在老挝,很多司机都在等待着这些联通中国的计划能早日变成现实,他们对记者表示,“联通中国的路修好后,运输更加通畅,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感谢中国帮我们修建致富路。”